太阳花学运还隐藏了一个问题

2020-04-26 18:08

更多台湾经济资讯请点击此处

民主转型还有另外一个重要指标,就是公民社会的诞生。过去这两年,台湾公民团体和公民运动占据了不少媒体的版面,因此也有不少人认为,台湾的民主转型又往前跨了一大步。然而,这又是一个错误的假象,这些公民团体往往只有公民之名,没有现代公民团体应有的内涵。

台湾《中央日报》网络报1日发表社评说,不论是在跨年之时,或者迎接第一道曙光之时,相信大家都在祈祷,今年能摆脱去年的各种阴霾,走向充满希望的第一年。然而,我们并不如此乐观,因为今年的发展,离不开去年的影响。

(责任编辑:袁霓)

太阳花学运是利用当前政治体制的弱点来挟持台当局,甚至于挟持民意。我们并不反对学生搞运动,这是民主社会人民所应享有的权利,但是这个权利并非没有界线。示威与抗议的权利,并不代表占据“立法院”、攻进“行政院”的权利。而当学生攻进“行政院”时,竟然还有政党的领袖出面表示支持。这样的现象,出现在第二次政党轮替后的台湾,真的让人为台湾的民主感到悲凉。

今年,我们不敢乐观,因为明年初又是大选年。不少政治人物心中所想只是胜选而已。我们担心的是民众容易被政治人物所描绘的假象所欺骗,而忘了台湾就是因为他们还陷在转型期的漫漫长夜之中。

就民主转型而言,台湾去年最值得关注的新闻即是太阳花学运。太阳花学运的学生占据“立法院”、攻进“行政院”,最后迫使台当局提出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同时也使得服贸协议的通过,遥遥无期。然而,政策面的影响尚可努力补救,而民主转型的荒谬才是真正的大问题。

文章认为,纵观去年一整年的台湾情势,我们深深觉得台湾仍然陷在转型期的漫漫长夜之中,今年能否走得出来,至今为止,并没有令人正面乐观的迹象。我们所谓的转型期,所指涉的就是民主化的转型过程。在学术界,常常以第二次政党轮替作为民主转型成功的重要指标。就此而言,台湾的确已经经历了两次政党轮替,然而,台湾的转型依然是进行式,此一现象,值得我们深思。

太阳花学运还隐藏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当前台湾政治体制已无法为当前政治生态提供解决问题的机制。朝野之间,几乎是玉石俱焚,任何重要议题,不论有无意识型态,都很难得到共识。服贸与监督条例不审,自由经济示范区条例不过,都是随手可举的例子。这样的政治生态,不论哪一个党执政,困局相同,结局也不会差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