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在一些农村还发现

2020-06-01 19:41

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构成赌博罪的关键看是否以营利为目的,即行为人不仅实施法定的赌博行为,而且还产生法定的以营利为目的行为: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

在一些农村,每逢春节,打麻将便成为“时尚”,有些回家过年的务工者不惜“一掷千金”,辛苦挣来的打工钱一夜打了水漂。

记者发现,一些人经常会在输赢问题上争执不休,有时吵得面红耳赤。大年初四,记者在一家棋牌室看到,一名刚赢牌的中年女子和旁边的一名牌友因为欠资的数目争吵不休,室外,一名四五岁的小男孩独自在玩耍,不知为何哭闹起来。正在打麻将的母亲听到哭声后,只是大声询问怎么了,却不出来看个究竟。

春节“麻将当家”,赌资越来越大,输的多则上万元,少则数百元,不仅影响家庭和睦、社会和谐,还从一项娱乐休闲活动演变成赌博。

春节麻将:从娱乐演变成赌博

牌桌上总会几家欢喜几家愁。夏学銮认为,当赌资越来越大,赢了就想继续赢钱,输了就想赢回本钱,结果形成恶性循环,令很多人沉迷麻将不能自拔。如此,对麻将的依赖性就越大,就不再是简单的消遣娱乐,而是赌博,并可能引发犯罪活动,影响到社会的和谐稳定。

夏学銮认为,应丰富农村文体生活,文化下乡不能仅仅是安排一次演出、送几本图书就完事了,各级政府部门应该抓抓乡土文化建设,譬如帮助农民开辟活动场所、建立自己的演出队伍等。“只有把农民有效地组织起来,依靠农民自身的力量开展多种形式的乡土文化活动,才能丰富农民的业余生活,才能从根本上抵御不良社会风气的侵袭。”

大年初一上午拜完年,在一间10多平方米的麻将室里,王磊又和几个牌友坐在了一起。在这间麻将室里,三桌麻将同时“开战”,“哗啦哗啦”声不绝于耳,每一桌旁都围满了人。不少人边打牌边抽烟,屋内的空气十分呛人。

“打麻将很容易引起吵架,导致家庭不和睦,上瘾赌资大的话,还会带来许多家庭经济和情感问题。”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说。

记者在一些农村还发现,许多老百姓家中一来了亲朋好友,也大多是摆上麻将招呼。这样的场景春节期间随处可见:主妇做饭,男人与客人搓麻将。

夏学銮还建议,应发挥基层党组织的作用,建立村规民约,对不良社会风气明令禁止,树立农村文明新风尚。

在记者老家山东省西南部的一些农村,一些棋牌室悄然兴起。买几张自动麻将桌,备好茶水和瓜子,装上空调,就成了棋牌室。春节期间记者走访了5个村庄,像这样的家庭式棋牌室每个村庄都有,一般位于超市内或超市边上。

专家认为,春节期间,一些农村麻将正向赌博的趋势发展,且愈演愈烈,凸显了农村乡土文化的缺失。常年外出打工,回到农村文体活动少,平时不见的村民凑在一起不满足于抽抽烟、聊聊天,聚在一起打麻将也就成了一种习惯。

文化缺失 监管缺位

一些村民说,忙碌一年,春节期间放松一下也是应该的,可不少农村的麻将却变了味,从娱乐渐渐演变成赌博,“赌资小了没意思,赌资大点才刺激。”

“在农村,春节不搓几把麻将,就没有年味。”王磊说。

久居农村的郭桂强老人认为,春节玩麻将,大多是抱着随便玩玩的心态,可时间一长赌资变大就会带来投机、懒惰等不良社会风气。郭桂强非常留恋年轻时的岁月,那时他是个文艺青年,每逢春节,会张罗村里听大戏并组织写春联比赛,可如今传统的文化生活越来越少,“再也找不到从前的记忆了。”

农历腊月二十六,在广州打工的王磊回到山东菏泽市单县的老家。回家第二天,王磊就和几个从外地打工回来的同龄人打麻将,一打就是一天,有时连吃饭也顾不上,并要“挑灯夜战”。

采访中,山东省单县莱河镇的王国涛告诉记者,就在前几天,村里一名女子因为丈夫打麻将而吵架,这名男子春节从外地打工回来后已输掉1万多元,现在夫妻在闹离婚。

一家超市的老板说,超市内共有6张自动麻将桌,过年前后是棋牌室生意最好的时候。“最近几天24小时都有人打牌,我们向每桌最大赢家收20-100元不等的服务费。”

不到2个小时,王磊输掉了2000多元。“春节期间,没啥事干,闲得慌,打几把牌消磨一下时间。一下午将近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相当于输掉几头大肥猪。”王磊显得有些无奈。

黑龙江省宁安市公安局局长霍峰告诉记者,春节前夕,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对两起具有赌博性质的麻将活动进行了处理。春节期间,农村打麻将较为普遍,但监管并不到位,成为犯罪的诱因,是否具有赌博性质存在犯罪认定难的问题。为此,公安部门加强查处监管力度,对个别赌额较大的给予公开处罚和曝光,以起到警示和宣传的效果,从而引导春节期间麻将走向规范,让其回归文化休闲娱乐功能的本意。

辛苦打工钱,赌桌打水漂